建筑资质代办

深入外来务工人员的特殊社区搞调研 “90后”走进“城中村”

行业动态2022-11-17 10:54:00admin

90后走进城中村

桂林路、漕宝路、苍梧路、田林路——四条路、四面墙在繁华都市的中心地带圈出了一个6万平方米的世界,有4万人聚居,那就是高家浜,位于上海市徐汇区漕宝路191弄。现在90%以上居住的是外来务工人员,其中约97%为农村户口,以安徽、河南、福建、湖北、江苏人为主。

共发放问卷320份,有效回收299份,有效回收率为93.4%。在299个调查对象中,20份是本地居民,279份是外来人口,可见该地区已基本成为外来人口聚居区。问卷主要包含个人信息、居住环境评价、居民经济状况、居民家庭生活状况、娱乐生活、对城中村及其改造的评价等。

以上两段话,出自华东政法大学一年级学生的调研报告。

今年暑期,华东政法大学商学院1033班的社会实践题目,立为了解上海‘城中村’的现状、问题、改造、‘城中村’居民对未来的期望,最终为上海城市和谐发展建设提供一些可参考的意见。这支上海‘城中村’调查社会实践队伍共11人,其中年龄最大的出生于1990年11月。

在承认看待问题略显幼稚的同时,这些满怀社会责任感与一种担当的90后第一次走进城中村,第一次尝试在缜密研究方法指导下调研城中村,关注居住着的那些外来务工人员如何融入这座城市……

在震惊中直击城中陋巷

终于看见传说中的‘上海最后的城中村’高家浜了,吓了一跳,震惊了!低矮的两层楼房,破破烂烂;街道两侧是大大小小的杂货铺或是小餐馆。很难想象这些人是怎么生活在这里的……——学生陈亚男

刚走入高家浜,就有学生因为难以忍受那股浓烈的垃圾特有的馊味而退出了大门。门外,是上海的漕宝路,一副都市寻常的繁华模样;门内,是上海中心城区罕有的陋巷高家浜,有着上海最后的城中村之称。

这是6月25日,调研第一天。

震惊,是这11名90后的大一学生最直接的感触。来自沿海某地级市的郑宇涵说,也曾去过几次当地的乡村,但没想到破败的地方居然是在这。

从标牌看去,这是一条小巷子,绵延着。巷子里的垃圾好像永远扫不完,一堆又一堆。巷两边是各种各样的小店,火柴盒一样拥挤,小到卖菜卖水果的,大到理发服装店……学生李娜如此记述。

鼻子先于眼睛感受到了,那个堆在原本就狭小的路边的垃圾堆……低矮的房子,狭小的过道,不时退让到路边店里,以避让来往的扛着煤气罐或一箱鸡蛋的自行车电动车……学生张宁如此记述。

今年7月完成的调研报告中,具体列出了高家浜居民住房情况以及对居住环境总体满意度——外来务工人员平均租住面积为6-9平方米,生活设施十分简陋,少有独立厕所和浴室,租金人均450元。在299个调查对象中,对现住房及周围环境总体感觉‘满意’和‘很满意’的有30人,回答‘一般’的有87人,回答‘不满意’和‘很不满意’的则有182人,而且表示满意的绝大部分是本地人。不满意原因最主要是治安条件差、环境卫生差,所占比例依次为35%、14%。

在碰壁中走进他们内心

我们今天刚开始的时候碰壁了,有几个人都不愿意配合我们的访问,但我们依然没有放弃。我们走到一个卖奶茶的阿姨那里,为了能够顺利调查,先买了一杯奶茶然后才开始访问。——学生王丽丽

第一次走进城中村,第一次学习资料文献法、问卷调查法、实地访谈法、数理统计法等研究方法来调研城中村,这些90后还第一次学会了他们称之为虽然尴尬却不可缺少的社会交往技巧:派发香皂、牙刷、洗发露、彩笔等实用小礼物,并随机应变地适时买点水果、奶茶以让调研顺利,告辞时还必送店主一句生意兴隆。

如此努力的原因是什么?学生们告知:暑期实践是自愿参加的,实践题目也是自定的,原本我们拟了两个题目,一个是‘城中村’,另一个是都市乞讨儿童,选题答辩之后学校确立了‘城中村’。我们想关注的,就是城市里容易被人忽略的一些群体。

在299位调查对象中,家庭月收入在1000-3000元的占50.1%,3000-5000元的占37.5%,5000元以上的占12.4%。而目前独自在上海打工的外来人员极少,基本是举家流动居住在沪,家庭人口主要集中在3人或4人,家庭人均收入约为800元,扣除房租、水电费、食杂费及寄回老家盖房或贴补家用费用,所剩无几。

收入低、住宿差,精神娱乐生活又如何?调研发现,最普遍的娱乐就是与老乡们聊天。

开水果店的王姐是江苏人,1998年随夫迁至高家浜,13年来从未踏入上海任何一家电影院。此前唯一一次在上海看过电影,是20年前的中学时代。一次暑期上海游,在她心里深处埋下了来沪生活的种子。

如今她租住着小小的房间,15岁的女儿从小在江苏跟着爷爷奶奶,与她十分生疏;房东按每立方米3元、每度1元的较高价收取水费、电费,夏天排队淋浴收费3元一次,冬天洗澡去公共浴室,9元一次……

调研队伍中的上海学生陈文涛说:当我问他们对未来有什么打算时,他们往往双手一摊,说不知道,只是希望自己可以拼命赚钱。

在贴近中获得人生感悟

每个人或许选择呆在高家浜的理由都不一样,可是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——活得更好。在每个人的心目中都会有一个高家浜,它或许是生活某个阶段的暂住所。与周围的高楼大厦相比,它是如此不起眼,可它又是如此不同。在那儿居住的人都有着顽强的生命力。有时你或许没有能力去改变某些东西,可你在改变的路上。——学生叶为遷

调研问卷设计了‘城中村’改造对当地发展是否有利及‘城中村’改造对自身影响是否重要的系列问题。

对当地发展是否有利?调查显示,299名被访者中,250人即83.6%的居民认为,城中村改造是有利于当地发展的,另有20人即6.7%的回答是不清楚,总体上,肯定大于否定。

对自身影响是否重要?在299人的回答中,220人即73.6%的人认为非常重要或比较重要,另有20人即6.7%认为不重要或很不重要,其余的回答一般。同样是肯定多于否定。但本地居民和外来人口认为重要的原因有所差别:本地居民认为重要的原因,是改造对自身有利(如可以住新房、获得补偿费等),却也担心会和预期有差别;而外来人口认为重要的原因是,改造对自身不利(如要另租房困难、生意难做、上班不便等)。

由此可见,‘城中村’的外来务工人员虽然认为改造利于当地发展,但是他们更担心改造后失去现有生活,以及生存和发展的空间,因此对改造既憧憬又害怕,非常希望在改造过程中能多考虑他们的利益。调研报告这样指出。

担忧、无奈、迷茫,无疑是这处城中村居民的普遍心态。然而,在299位调查对象中,却有一名来自山东日照的23岁女老板,让这支90后社会实践队伍从走出象牙塔的历练里感悟到了许多——

她只是中专毕业,却通过函授课程拿到了本科文凭。当初离开苏州工业园区的文员工作,来到高家浜起早贪黑地卖山东水饺,是她的选择。这里是她积攒资金的地方,是事业起步的跳板。相信还有很多年轻人来到上海,都是抱着这样的希冀:靠着自己的汗水,描摹出一道光明的未来。郑宇涵等好几位学生,都对此印象深刻。

调研即将结束。走出高家浜,学生们随机访问了附近一些居民。出乎意料的是,不少受访者对于高家浜环境、改造等态度,反应惊人一致——我不了解那个地方,我什么都不知道、那个地方跟我们没什么关系……

‘城中村’重要的是合理而不是好看

——调研报告的结束语

在城市不断扩张和繁荣的今天,城中村成为一个不可回避的问题,而且现在的城中村已不再是以前意义上的城中村。它可能是一个城市社区,也可能是从农村向城市过渡的社区;它可能位于城市中心,也可能位于城郊结合部。它不是某一座城市独有的难题,而是目前中国很多城市都存在的普遍现象。

城中村重要的是合理而不是好看。当然,当城中村达到饱和时,必然要走改造之路,但改造不应只是简单的推倒重建或是简单的空间重组。究竟如何改,改造的步伐应该如何控制,以及如何避免产生新的城中村,是比单纯的改造更具深刻意义的。

在目前的城市社会发展阶段,城中村作为一个特殊的社区,以其宽容性提供给外来人口一个居住和发展的空间,承担了一定的社会责任,在改造时应坚持以人为本的理念。

让不同群体有机融合在一起,特别是使外来务工人员融入城市,平等自由地沟通和交流,公平地享有城市化带来的成果,这是在以后的城中村改造研究中必须坚持和体现的。

本文链接:https://m.chanquantu.com/showinfo-38-27947-0.html

建筑资质代办

相关推荐

猜你喜欢

大家正在看

换一换